当前位置:甘露园社会富二代卧底平民窟:你没穷过 你不懂
富二代卧底平民窟:你没穷过 你不懂
2022-11-06

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是拼尽全力了。

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有一段经典对白:

在我年纪还轻、阅历尚浅的那些年里,父亲曾经给过我一句忠告,直到今天,这句话仍在我心间萦绕。

“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,”他对我说,“要记住,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,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。”

01

最近看了香港一个十年前的节目《穷富翁大作战》特别有感触。

我们以为的香港生活是一个幸福的天堂,但是这部纪录片却呈现了另外一种场景。

就像有人说的:“香港,表面上是一张华丽的包装纸,揭开它,你会看见两个极端。”

《穷富翁大作战》的可贵在于,它提供了一种可能,让两个世界的人得以相见,并改变了一些人对贫穷的看法。

关于贫困,我们一直以来的刻板印象,总把成不成功与一个人的思维和努力程度挂钩。

你那么穷,还不是因为想法不对。

你那么穷,还不是因为不够努力。

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具备所谓富人思维和努力,就一定能够成功吗?

看完这个节目的人,都不言而喻。

导演邀请四位来自上层家庭的精英,他们中有商业大佬、富家二代、选美模特、金牌律师,他们要完成的挑战是抛弃原来的光鲜生活,去体验清洁工、单身母亲、流浪汉、小摊贩这些穷人的生活。

对于即将开始的贫穷生活,他们中的一些人不乏自信地说:

“我始终信奉自由市场,可说是淘汰了很多弱者,但是如果你有斗志,即使是弱者,也可以变为强者。”

他曾经有句非常有名的名言:

但结果真的如此吗?

说这话的人大名鼎鼎的田北辰,有名的“田二少”,他的父亲是香港的纺织大王,人称“一代裤王”。

但他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富二代,有自己独立的服装设计品牌,在全球有近700家实体时装门店。

在节目中,他要体验的是作为一名真正的清洁工的真实生活,为此他上交了自己现金、银行卡、电话,也不能向朋友求助。

开始的前一天,他信心满满,领取了自己一天的50港币的生活费。

来到住的地方,自己1.6平方米的笼屋,他有点意外,感慨了一句:“比我想象中小一点。”

在这样还算中等水平的笼屋里,还是有30多户邻居挤在这样一个狭小的格子,公共卫浴。

富豪轻轻吐槽了一句:不是一个很有人性的居住地方。

但即使这样的环境,一月也要一千多元。而在这里的清洁工的一月工资不过6000-7000元,除去生活开支,所剩无几。

看看四周友邻,大多是领着低保的住户,他问起住在旁边的陈伯,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?

老头只是无奈笑笑:

“差不多吧,说不上什么环境,我们没有选择。”

兴许是感受到这里的压抑,他没有再问下去,看着四处没有朝气的生活,他的心情好像也被传染了,他的评价是:没意思,好像等日子过一样,没有盼望。

笼屋第一晚,田北辰无法入睡,想着第二天要去湾仔上班,喜欢提前规划路线的他,为避免上班第一天就迟到,就提早起来查找自己的路线。

几经周折,才得知上班需要乘坐通宵巴士,而这种巴士的车票一趟就需要13元多,一来一回算一算就花掉了27元,剩下得是一天的生活费。

“搞咩啊,车费要十三元多?我哪有那么多钱?”

23元要安排一日三餐,无论怎么分配,都是不够的。

一想到此,这个大富豪显得有点为难。

凑巧的是几年前,有人批评地铁的票价过高,任职地铁管理局主席的田北辰说了这样一句:

“如果你觉得贵,可以有其他选择,我们的铁路公司不是社会福利机构。”

几年之后,当他身处穷人的位置,在看这个票价的时候,承认确实是自己不了解实际情况:“交通费扼杀了穷人的生存空间。”

感受完穷人的住宿、交通,接下来就是第二天——穷人的工作。

才开始2个小时,他就吃不消了。

原本计划在两个小时里,他需要清理一整条街的垃圾桶,但实际情况是他的动作慢,2个小时过去之后还剩下不少未清理,只好在午餐的时间继续工作。

接着干活。在马路上走的时候,他还担心会被人认出来,但是他发现是自己多虑了。

经过他身边的人,都恨不得离他远一点,然后捂着鼻子大步走开。

“路人看到我,好似看到魔鬼。”

这一上午的时间,被他形容为“很恐怖”,难捱得简直不要太漫长。好不容易等来了下班时间,终于可以去吃饭了。

到了便利店,他发现自己手里的钱只够买得起最便宜的三明治。他表示有点郁闷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